00181112

[日誌] 20061112

要取得心靈上的平衡是很艱難的過程,然而艱難的地方,也許不是在於讓心靈遠離於人事之喧擾,而是在於如何於人事之喧擾間取得其平衡。陶淵明所說的「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;問君何能爾,心遠地自偏」,或許近乎於此;然而必須謹慎的是,「心遠地自偏」不能將之理解為對於人事之疏離,相對而言,應為一種「若即若離」的微妙方是,然而同時其間必須存有一種「操持」,而絕不能純粹「一無所住」。

這種操持,在老劉老師那,就是老劉老師口中的「牛」,老劉老師謙稱自己是一條「大笨牛」,我也覺得如此,否則老劉老師如何能夠成就如此人格與學問呢?「サイン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んですが」,午間拿著老劉老師的新書趨前讓老劉老師簽名之前,師母教了我講這一句話,我也就不揣淺陋地照樣搬用。老劉老師抬頭看我一眼,心裡滿是高興,老劉老師接著講一段話,我老是沒有聽清楚。這回老劉老師還特別地重講一回,並且在黑板上寫了一個「丑」字。那字寫得像頭笨牛,是的,老劉老師又重覆了一次,老劉老師說他自己是條大笨牛。

00181111

[日誌] 20061111

離開一個地方,走到另個地方,總是需要一個地方歇息,思考關於所有的一切是否將有所改變。

這裡是另一個新的地方,並不清楚自己將會在此逗留多少的時日,然而這又何妨?真正需要的是,讓自己在該歇息時歇息,總別讓心無止盡地飄流。這總讓人回想起剛進大學的那段歲月,腳踏車的輪痕不知越過校園多少角落,卻始終不知道該在哪個角落找到停泊。而今,則嘗試在自心之中尋得停泊之所,猶如東坡詞所憶、吾師所贈之「此心安處是吾鄉」。

所謂踏草之聲,其意乃在深居獨處一如山林,卻仍舊期待著朋友相訪、踏草而來所聞聲響,懷著如此期待平靜地經營著生活。此一深居獨處其意不在避世,而在求人生修養之要事。有守也期有為。